7. 雅典

2018-06-29 欧洲行·2018


希腊国会大楼

从卡拉马塔坐将近4个多小时的大巴,终于来到了雅典。KTEL是希腊运行长途汽车的主要公司。上高速以前,大巴在卡拉马塔的附近转了不少地方去接人上车。上高速后,又下高速在附近几个车站停了一会,所以相对画的时间比较长。其中在特里波利车站(Tripoli)停了十多分钟。其它有些车站也就是一块牌子,有人下车就停一下。科林斯运河附近也有一个站,可以走去运河。特里波利是希腊伯罗奔尼撒大区的首府,同时也是阿卡迪亚州的首都。这里的车站有个比较大的楼,大家都下车去透透气,也有不少人抽一口烟。

说去抽烟,想起来预约完卡拉马塔的旅馆的时候,发现是吸烟房,还专门打电话去要求改为禁烟房。电话从一个不太会英语的人还给另外一个人,答应得蛮好。结果到了旅馆,前台说这里所有的房子都是吸烟房。还好里面没有烟味,海景房住的还很舒服。其实在卡拉马塔看到吸烟的人不算太多,可能习惯上大家对吸烟比较理解吧。

大巴到达雅典,停在KTEL的Kifissou车站。KTEL在雅典有好几个车站,不同方向的大巴各停不同的车站,避免进城的麻烦。Kifissou车站位于雅典西北角,离市中心也就是5、6公里的距离。

从大巴下来的第一感觉是,这里比县城的车站好不了多少,甚至还乱一些。马路对面就是一个商场,中间连个广场或者停车场都没有。


KTEL的雅典Kifissou车站

在卡拉马塔车站等车的时候,看到一位旅客拿了海报筒(会议很多文章是以海报的形式发表),就去问一下是否也是刚刚开完SPAWC会议,他说是的。他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一位博士生。

下了大巴,和那位多伦多同学一起去出租车那边排队。有一位出租车司机过来打招呼,他说进城要绕路,比较花时间,说28欧元怎么样。我说好像有点贵,去前面排队看看。走了一半,他又说25欧怎么样,我没有理他。后来他接了别的客人走了。我排到的出租司机说15欧,比刚才那位好了不少。到了城里,走大路,穿小巷,在雅典开车确实不容易。他是一位开了20多年的出租的老司机,告诉我们对雅典的路很熟悉,但也抱怨在老城区开车很难。因为要分别送我们两人,开始我觉得也就顺道的事情,但看到在城里绕来绕去,确实要多走不少路,就决定给了他20欧。

雅典老城区的道路很窄,而且关键的是两旁都停满了车,留给车的空间真的很有限。类似的光景,想起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刚下飞机,出租车到了城区后左躲右闪的那种感觉。在法国的图鲁斯好像也差不多。

出租车在一条小巷子前停了下来,司机说里面开不进去了。因为我在手机上一直看着那位多伦多同学的旅馆地址,没有意识到他停下来的是我的旅馆门口。这个旅馆在一条窄窄的行人小巷的顶头,所以,我一点都没有多走路。

那位多伦多同学看来没有什么计划。我快下车时说想和我一起去玩。因为他没有希腊的电话和网络流量,我叫他到旅馆以后和我邮件联系。

我入住旅馆,看到这个房间实在是小的不能再小,柜子也都是老式的。行李放下来以后,转身都是问题。在卫城附近找不贵的房子,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想起佛罗伦萨住的那个房间,比这个可能好不了多少(怎么在雅典总是联想起佛罗伦萨?)。

等了一会,多伦多同学还没有和我联系,决定先出门,反正我有网络流量。我5点45分有雅典卫城(Acropolis)的旅游,当时才3点多钟,决定先去宪法广场(Syntagma Square)。宪法广场其实就是国会大厦前的广场,因为国会是制定宪法的。国会大厦前的卫兵,每到整点就会换岗,也算是一大景点。从旅馆走过去,也就是5、6分钟的时间,时间绰绰有余。

路上的时候,多伦多同学来邮件,我告诉他我已经在往宪法广场走了,叫他过来。

宪法广场,按照中国人的标准来说,真的是太小了,而且有点乱。大大小小的摊点,无法显出国威来。稍微开发一下,这里都是多么好的黄金地段啊!


从国会大厦看宪法广场(夜景)

站岗的宪兵换岗4时正时开始。三位宪兵从北侧走来,其中两位换了岗,换下来的两位和领队的离开,总共花了大约7分钟。整个过程中,没有大多的花招,最引人注目的是宪兵走路的姿势有点夸张。


宪兵换岗

从宪法广场往雅典卫城走,看到作为奥林匹克会场的帕那辛纳克体育场就在不远处,决定先过去看看。这里是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举办的地方(第一届古代奥林匹克也是在希腊举行的,但不是在雅典),100多后的2004年,第28届夏季奥林匹克再次在这里举办。这个体育场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全部利用大理石兴建的大型体育场。它在古希腊时期主要用来举办纪念雅典娜女神的泛雅典运动会。也许是因为再次举办奥林匹克的缘故,会场显得很新,古代的味道不是很足。进到里面去的话需要买5欧的门票。里面排队拍照的地方是领奖台,大家都想在冠军台上留影哈!


奥林匹克会场

快步赶着往卫城走了,可路上又看到了奥林匹亚宙斯神庙的几根大柱子,还是得停下来拍照!来不及买门票进去玩了,不过不久发现从东边的栏杆缝里能够拍到全景。奥林匹亚宙斯神庙 (Temple of Olympieion Zeus),是一座已毁的供奉宙斯的神庙。它始建于公元前6世纪,计划建成古代世界最伟大的寺庙,直到638年后,公元2世纪罗马帝国皇帝哈德良在位期间才得以完成。在罗马帝国时期,它是希腊最大的神庙,拥有古代世界最大的神像之一。公元3世纪遭蛮族洗劫后,该庙被废弃。之后,该庙的石料被大量取走,用于其他建筑的材料。

站在同一个地方,转个身来还可以看到哈德良拱门(Arch of Hadrian)。据说兴建这座拱门是为了庆祝罗马皇帝哈德良在公元131或132年的到访。门洞里看过去远处的城墙就是卫城了,走过去只有几百米的距离。


奥林匹亚宙斯神庙遗址


哈德良拱门

赶到卫城旅游的集合点,问了下没有买票的多伦多同学可不可以参加,导游说现交现金可以参加。导游费是30欧(我是在网上预订的,32刀多一点),门票另外20欧。

卫城的介绍就放在另一篇吧...

雅典卫城8点关门,我们提前4分钟走出卫城。往回走的路上,看到卫城博物馆门口。因多伦多同学第二天就要飞回多伦多,他想继续去参观卫城博物馆。我说今天已经走了很多了,打算改日再来,在卫城博物馆门口和他分手。

卫城入口处附近是最繁华的老街。老城区在雅典成为普拉卡(plaka),但普拉卡主要指卫城东部这一块。卫城附近因为地下都是文物,一开挖就会出来文物而叫停,所以无法开发(类似的事情最早在京都和奈良听说过,国内的城市也有,但似乎多少好一些)。所以,老城老样子,顶多是有一些装修而已。


卫城附近的老街(普拉卡)

这个点的普拉卡挤满了来来往往的人。在一家皮革点还是买了一个中意的钱包(上一个钱包是在佛罗伦萨买的;在雅典一次次想起佛罗伦萨)。然后在附近的一家感觉不错的饭店吃了晚餐。我要的是羊排,配上橄榄酱,氛围、味道都不错,唯一遗憾的是有蚊子,到了希腊以后第一次被蚊子咬了几下。


继续阅读:8. 雅典卫城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8 by Y. D.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