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在东京,
享受日本美食

  迷失在wagamama的旅途中


吃得来不及拍照

一日三餐,三重的喜乐。

聊起来在日本的美食,常常有人会问我,你最喜欢的日本料理是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一是我喜欢的日本美食很多,而是不同的时候、不同的场合,我们会谈不同的美食。印象当中,除去那种银座那种不靠谱的店,在赤坂的大饭店里面的怀石料理店里请客,价格最好,当然也是味色俱香,不令人失望。寿司可能是最具争论的,好的寿司和不太好的寿司差别很大。去美国以后,尽量少吃生鱼片,所以,最近生鱼片和寿司吃得都不多。

在我们日常会去的饭店
吃一顿比较简单的饭食,我的首选是拉面。我两次在成田机场转机,短短的转机时间里,吃的都是拉面。

在日本有三类面食:拉面,乌冬面,荞麦面。其中乌冬面和荞麦面是传统的日本面食,前者是麦粉做的,后者是荞麦粉做的。而拉面是中国式的,一般在拉面馆或者是在中华料理店里吃到。

以前在日本留学的时候,东京圈电车站的楼梯底下,常常有很多小小的店,只卖乌冬面和荞麦面。极简的菜单,没有太多中的选择。在这里,哪怕是短短几分钟的等车时间,也来得及吃一碗面。面都是现成的熟面,只要在热水里泡一下就好,据说服务一个顾客的时间不会超过30秒。

但这次在东京的火车上,却没有看到这样的乌冬面和荞麦面的小店铺。不只是正好我没有碰到这样的车站,还是这种小店铺已经不再存在于电车车站里面。

日本有很多拉面店。要做好的拉面,汤、面都很重要。在日本留学的时候,出了一部伊丹十三导演的电影《Tampopo》,讲的是一个销量不好的拉面店的女主人在一位卡车司机的帮助下成为非常成功的拉面店的故事。电影中自然有很多情节,告诉观众如何才能做好拉面,也告诉我们如何吃拉面。值得一看的伊丹十三式影片。


相比起乌冬面和荞麦面,拉面的花样要多得多。我们住在川崎的时候,横滨新开了一家拉面博物馆,记得进去要买票,大概是1000日元左右。里面有十来家拉面店,可以排队买来吃。

这些年,在费城也开了不少家拉面店,有日本人开的,也有中国人开的。风评好一点的,基本上都去吃过了。

除了面类,也常常是日本咖喱。咖喱当然来自印度,但日本的咖喱会加入很多东西,和印度咖喱还是很不同。

上面这些,都是外来食物,不算正宗的日本料理,或者叫“和食”。在日本的时候,也常常去一些和食餐馆,尤其喜欢那种氛围。很安静的环境中,打开一盘盘小碗的盖子,吃着那种清爽的美食,非常享受。

还有一类很有日本特色的地方,就是居酒屋。居酒屋里的东西,常常是其他地方没有的。和朋友慢慢聊天的同时,可以品尝很多小碟。

这次在日本,OB会上吃了正宗中餐;和第二导师在车站见面,一起吃了洋风(西式)日餐;老同学带着去东京车站,真没想车站里还有一条拉面街,十来家面馆任你选;和当了大学学部长的同学在一个不错的居酒屋把多年没吃的好多好吃的都吃了一遍;在很典型的和食餐馆,坐在榻榻米上享受美食,也真的很过瘾。

在日本吃日本美食,不单单是吃美食,更是体验和享受那一种氛围。这样的美食,这样的氛围,值得花上不菲的机票和十多个小时来寻回。

当然,帮助找到这种美食和氛围的,是友情。


~

在日本的最后一天,终于等到了IEEE Fellow的电子邮件。按往常的惯例,应该是周一IEEE理事会开完会议就发出的,今年不知为何拖了两天。也有人说,邮件是按姓名的顺序发出的,我的姓是Z开头的,自然就要比其他人晚些收到通知。

IEEE是由40万多人参加的专业学术团体,在电子通讯等专业无疑是全球最权威的学术团体。Fellow是IEEE会员中的最高级别的会员。IEEE每年按正式会员的千分之一的比例选出Fellow。最近几年,每年有300名IEEE会员晋升为Fellow。

IEEE的Fellow评审手续,首先要有人提名,然后是5-8人已经是IEEE Fellow的人推荐,在每年的3月1日以前交给IEEE下面的一个分会(society)。我这次是从IEEE的信号处理分会(Signal Processing Society)提名的。每个分会有一个评审委员会(Fellow Evaluation Committee),他们会对被提名者进行排序,然后提交给IEEE Fellow委员会(IEEE Fellow Committee)。IEEE Fellow Committee决定最终人选,在每年11月的IEEE理事会上通过后正式公布。

分会的评审委员会应该对被提名者比较了解,所以,他们的决定最关键。一般来说,在分会评审委员会上被列为极度合格(extremely qualified)的候选人,大多都会成为Fellow。当然IEEE Fellow Committee可以改变排序,但这类事情不是太多。所以,5月份分会评审委员会的结果,基本就决定了大致的局势。

一位在香港的朋友,前些年升为IEEE Fellow后给他母校去信,其中提到,IEEE Fellow是一个 excellence 的指标。虽然以前觉得遥不可及,但渐渐发觉它是可达到的,起码不像一些奖项那样有年龄限制。

我今年第一次参加Fellow的被提名,就获得成功,也真是很感恩。有一些朋友申请多年才获成功,也有一些多年以后还在等待中的。

回想自己的科研之路,弯弯曲曲,但是一切都是恩典。尤其是最近几年,一些博士后和自己的博士生、还有一些联合培养的访问学生参加工作,看到能够能够帮助他们在事业上找到理想的工作,也是非常欣慰。

最近申请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需要例出过去4年中合作过的同事。看到长长的名单,真是很惊奇有这个多人和自己在研究上有交集和合作。希望今后有更多双赢的合作。


~


每次旅行,都在改变自己,渐渐地,无声无息的。

这次wagamama的旅行,来去匆匆,但真是非常高兴。见到多年未见的恩师、老友,一起回味几十年的友情,从中也学到很多。

这是感恩的季节,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数算恩典,献上我们的感恩。

东京,每次回来都能看到你熟悉的面影,那么的亲切。

东京,さようなら、またいつか。



终  


回到《偶尔在路上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8 by daniel zha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