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谢菲尔德

2020-08-22 欧洲行·2018


谢菲尔德郊外


飞机在曼切斯特降落,转乘列车到谢菲尔德。

匆忙之中,昨天还是买了曼切斯特到谢菲尔德的火车票。在英国,和在窗口买票相比,在网上买票常常要便宜得多。好像Trainline是英国最大的火车订票网站。但我好像是因为第一次去英国时用过,手机里一直装的是北方铁道(Nothern)的app。英国的火车票预定是全国联网的,应该是哪家都可以。

抵达谢菲尔德的那天(2018年7月7日),正好是世界杯英国和瑞典的半决赛,英国以2比0获胜。走在路上,看到好多学生在游行,气氛激昂。想起自己做学生的时候,也为中国女排上过街。

4年前来过一次谢菲尔德。当时是参加完在佛罗伦萨的IEEE信号处理年会(ICASSP),顺路来英国访问。

按照维基百科介绍,谢菲尔德市区人口约有58万人,是伦敦以外英格兰最大的八座城市之一。都会圈的总人口达到157万人,在英格兰内仅此于伯明翰和利兹。

谢菲尔德在工业革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从18世纪起,谢菲尔德市开始以钢铁工业和西方餐具贸易闻名于世,不锈钢就诞生在这座城市。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国际竞争和英国煤炭工业的崩溃导致当地工业衰落,人口也随之下降。这点和宾州一些城市有相似之处。

这次的IEEE SAM研讨会在谢菲尔德大学里举行。谢菲尔德大学是英国名列前茅的研究型公立大学,学生3万多人。

这次会议的主会场在刚建成不久的钻石楼(The Diamond),很有意思的设计。里面的空间,对于举办这样的研讨会非常合适。


谢菲尔德大学的钻石楼(The Diamond)


与市内相比,谢菲尔德西郊的风景给我留下更深的印象。郊外有很多小山坡,也有好几个小水库。


Derwent水库


英格兰的北部,因为气候和地形的关系,除了林业以外,传统是畜牧业发达,以粗放养羊业为主。登上小坡,就能放眼完全开放的风景,养心悦目。

稍微再远一点,沿着德文特河(River Derwent)有几个连在一起的水库,最下面的是Ladybower Reservoir, 其上游是Howden Reservoir和Derwent Reservoir。L教授开车带着沿着几个水库停停走走,非常漂亮。

最近没有据说下雨,水位很低,在上游的水库里尤其能看到一大片河床露了出来。


干涸的Howden水库


Derwent水库上的Derwent大坝旁有一块说明牌,介绍在二战中的1943年,英国皇家空军在这里练习用低空飞行投弹跳炸弹炸毁纳粹德国的大坝。


Derwent水库大坝



有关在Derwent水库大坝练习投弹的介绍


这种弹跳炸弹(bouncing bomb),由英国科学家Barnes Wallis发明(不知为什么,上面这块介绍板上写的是Barnes Wallace。不同的拼写吧)。能够使炸弹接近大坝再爆炸,从而最大限度地起到作用。看看下面的动画:

跳弹示意图(网络图片,来源:腾讯网,转自井上菌的微信文章


根据油管上的纪录片《The 'Dambusters'. The true story behind one of World War II's most daring bombing missions》的介绍,纳粹德国在大坝上游设置了铁丝网来阻止炸弹在水下飞向水坝。而弹跳炸弹在水面上打水漂,不会被这样的铁丝网拦截住。但研究出何时投扔才能使得炸弹达到大坝仍然花了很多精力和多次的实验。

英国皇家空军于1943年5月16日至17日对纳粹德国发起袭击,这个行动后来被称为Dam Busters(大坝大爆破)。

这次袭击中,英国皇家空军用弹跳炸弹攻击了鲁尔河流域的3座水坝,其中2座(Möhne大坝和Edersee大坝)被攻破,洪水造成约1600人死亡。1955年英国拍摄的电影《轰炸鲁尔水坝记》(The Dam Busters)再现了这次袭击。



待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8-2020 by Y. D.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