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既然是wagamama的旅行,
那就来点wagamama的雪吧

  迷失在wagamama的旅途中


雪中的天普大学车站

也许这是一次最像“说走就走的旅行”。飞行万里去参加以前导师实验室的OB会(同学会),就因为这几天正好感恩节放假休息?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感动。这大概是老二上大学以前的最后一次“哇嘎玛玛”(wagamama)吧,明年开始准备再过苦日子了。Wagamama在日文中大致是任性的意思,但中文中的任性这个词贬意更多,而wagamama贬意稍微弱一些,看情节也可以有一点可爱感。

日本的实验室常常会有OB会。OB是old boy的意思。如果实验室的女权意识比较重,有的也会叫OB/OG会,OG自然是old girl的意思。当老师还是现役的时候,记得都是在实验室举办,这样方便在校的师弟师妹们参加,而且也是他们认识师兄师姐的好机会。一不小心,师兄师姐们就可以帮助介绍工作。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日本的就业前景不错,公司也会差员工们回原来的学校或者实验室招兵买马,连我这样的留学生也跟着吃过几顿饭,或者去公司参观过几次。

在日本大学实验室的OB/OG中,很大一批是本科生。他们一般在研究室做一年的毕业论文。相比之下,美国大学的毕业设计(senior design)要随意得多。尽管毕设也是一年,但他们和实验室的研究生没有太多的互动,而是更强调毕设小组成员之间的合作。他们也不把advisor作为他们研究工作的启蒙导师,对实验室的归属感不是那么强。

美国大学的实验室,鲜有听到OB会之类的活动。似乎只有教授退休,或者拿了什么了不起的奖时,才会有学生回来一起聚一下。不知道这能否说明日本的人情更重,尽管美国也是一个人情关系很重的国度。如果没有以前的导师或者同事给你写一封推荐信,估计一个人要找份工作是寸步难行。


~


出发的前一天是自然科学基金交本子的一个日期。一年中交本子不止这一个日子,但过去几年在这一天也凑了一些数,最后成了基金计算资助率的分母。每次到这个时候,总是缺觉,这次也不例外,到后半夜还在往图上再加一些标记,真希望审稿人能够看到我们的辛劳。拖着刚刚躺下就得起来的身体来到学校,早上一堂本科生的课,晚上还有一堂研究生的课。走出天普大学车站时毛毛小雨,到了下午,还是按天气预报所说的,成为今冬第一场雪,而且一下还不小。连很不容易因下雪取消上课的天普大学,也终于在下午3点钟左右宣布取消3点半以后的全部课程。我也连忙往回走,怕的是开往郊区的小火车一不小心就停开。今天车站等车的人和车上乘车的人都比平日多了不少,看了这种天气,大家都是走为上计。

每个冬天的第一场雪,一般都会得到照顾。毕竟大家都要花些心情和力气来适应这场雪。中小学在刚下雪的时候就宣布只上半天课。下课的时候几个稍微有点坡度的地方交通严重阻塞,看谷歌地图的道路上大片是最深的颜色,估计那里的车辆都很难得挪一步。换成以前,也只好傻等。现在家长微信群上互通消息,更多知道大致情况,也就更为安心一些。

今天的这场雪,是从美国的西南部过来的,所以像圣路易斯之类的地方先于我们见到雪。美国一大片地方都在下雪,微信朋友圈白雪连篇。你赞我赞,大家不亦乐乎。

每年的冬天,等到下过几场雪,再下点雪也就习以为常,没有这个么好的待遇了。学校也不停课了,该干嘛就干嘛。只是这里的公共交通很脆弱,一不小心郊区小火车停运,坐火车上班的人就叫苦不迭了。

回到家,匆匆开始收拾衣服,想着明天航班是否会取消,或者明早去机场的路况如何。于是也就坐不住,去外面把 门前的雪扫掉。好在雪带着雨水,有点重,但清起来还比较容易。


继续阅读 >> 2. 东京,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洁净、亲切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8 by daniel zhang. All rights reserved.